不过在其中的那双头妖兽经过柳易所在的地方之时竟然停住了矫健的身形,在其后方的无数妖兽也全都莫名的止住了身形。

  就在此时他凶狠乌黑的眼珠竟然露出拟人化的疑惑,转头朝四周看去,并且不停的嗅探着什么。

  暗处的柳易见此心中一紧,如果这时那灵兽发现自己的话面对如此多的高阶妖兽哪怕是杀出重围也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就在那双头妖兽耸动着脑袋露出迟疑之色之时,突然不远处的后方一声清脆的声响若有若无的传来。

  感受到这一丝悸动,双头妖兽抖动脑袋,随即毫不迟疑的大踏步向里面跑去。

  转瞬间,这些灵兽就从此处跑过,云雾蒸腾,隐匿在一旁的柳易将全身的气息隐藏的极其好,这些妖兽被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不过竟然没有那和“巳辰”模样一般的妖兽,这倒是让他有些不太自然了,心里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难不成那头妖兽根本就没有放风?还是根本就没有?亦或是已经……”隐匿身形的柳易脸色铁青的胡思乱想着。

  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么可就真不容乐观了,最重要的是还有哪里有这种灵兽可以寻觅的,最起码在楚国他可从未听说有此种妖兽的。

  听闻此种妖兽身负一丝真龙的血脉之力,虽然极其的稀薄,不过绕是如此其精血的莫大功效仍然惊人惊叹。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空中一声呼啸,紧接着一道流光一闪即逝的出现在了不远处,柳易回过神来定睛看去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目中满是难以掩饰的喜色。

  只见不远处空中一条约摸两三尺大小但却浑身金黄之色,头生双角的蛇形妖兽出现在眼前。

  其身上的鳞片密密麻麻,布满全身。仿佛一条迷你小龙。

  它一出现小眼珠咕噜噜的打量了四周,随即尾巴一动的向远处遁去。

  不过就在此时,虚空中波动一起,一个泛着金光的圆环状法宝从虚空一飞而出的罩在其头上,并从上面喷薄出一层惊人灵光的将其死死困住。

  “巳辰”在被困住的瞬间对着光幕横冲直撞,似乎显得极其愤怒,两个眼珠竟然露出拟人化的惊恐之色。

  柳易见瞬间将其困住,挥手对着鸣金环打出一道法决,下一刻鸣金环发出一声嗡鸣的极速收缩,顷刻间就将“巳辰”死死的困住动弹不得,然后缓缓的悬浮在柳易的身前静止不动。

  柳易见此毫不迟疑的手腕一动,一道银光从手心里一飞而出在柳易的控制下朝灵兽身前一划,看到飞驰来的惊人剑光,“巳辰”目中的惊恐更甚,竟然露出一丝惨然。

  见一击得手,柳易手掌一翻,一个洁白如玉的瓷瓶出现在手里,放在灵兽的伤口处,将其精血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很快,做完这一切,将东西收拾完毕。看了看眼前的“巳辰”,柳易在犹豫是现在将其放了还是等出了此地在将其放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凛然杀意从空中朝其身上覆盖而下。

  抬头看去竟然密密麻麻,自己已经被一片鞭影完全覆盖。

  见此柳易没有分说的一扬手,一件小鼎般的器物滴溜溜一转的将自己护在了里面。

  任鞭影肆意的抽打在上面,发出令人心悸的爆鸣,柳易却安然无恙。

  这发现他的人竟然是一直看护灵兽的那位枯瘦老者,不过其修为竟然是道胎初期,所以柳易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他一声冷哼,一蓬剑光呼啸着从袖口喷薄而出轻而易举的将对方的攻击尽数划去,随即没有任何迟疑的向来时的路极速飞遁。

  此时柳易没有任何隐藏修为的心思,将修为尽数施展了出来,遁速竟然比之以往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将化风遁催到了极致。

  老者只看到一个残影后,柳易就留给了他一个背影。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老者此时气急,一声嘹亮哨声从其口中传来瞬间传遍四面八方,那刚刚离开此地的无数妖兽在听到的一瞬间纷纷挺住了狂奔的身形,而后在两只领头的带领下立即朝老者所在的方向狂奔。

  吹完哨老者又急忙手腕一翻,手中一枚晶莹剔透的三角令牌被其抓在手中,不过下一刻就被其手心的火焰吞噬干净,什么也没有留下。

  没多久一名老妪极速的飞到了此地,在一看到老叟的样子和阵势,忍不住露出讶色。

  “怎么回事?”老妪问道。

  “有修士偷盗本宗的“巳辰”灵兽!如今他已经向东方遁去!”老叟看了看四周急忙说道“怎么殿主没来?!”

  “什么?竟然有人敢打本宗镇宗的灵兽,殿主在修炼无暇顾及。”老妪惊道“不过你将宗内灵兽召唤过来又有何用?万一对方是有备而来本宗的灵兽出了差池,你担当的起吗?既然对方还没出本宗,我们快追。”

  “那这些灵兽怎么办?”老叟急道。

  “当然是尽快将其赶回宗门的伺灵阁了,你我才能没有任何顾忌!”老妪眼珠一转随即建议道。

  “好!”老叟听闻自然大为的满意,随即他又冲不远处的两头领头灵兽发出一串难明的古怪声音后,两头灵兽听完纷纷发出怒吼和嘶鸣的随即一转身向里面跑去。

  见此,老叟和老妪才纷纷驾驭遁光向柳易消失的方向极速遁去。

  盏茶工夫后,柳易远远的就看到刚刚的进来时的那处光幕,忍不住面上一喜,遁速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不过当其即将穿透禁制破阵而出之时,不远处的空中一名一身宽大长袍满脸皱纹的老妪已经到了此地。

  她手持一件鸠头手杖,竟然有将近丈许长短。

  “这位道友,既然来了我凤翔宫,自然我等要尽地主之谊了。”老妪说着手中的鸠头手杖被其体型不相符的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并且朝柳易当头砸来。

  见此柳易神色凝重身形一动的闪身躲开,然后淡淡一笑“道友的美意在下自然心领了,不过在下可不敢在此耽误的。”

  见柳易轻而易举的躲过自己一击,老妪目露惊疑的打量了柳易一眼,发现对方竟然是中期修士,心底立即升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这是你们的灵兽“巳辰,如今就还于你们,待改日在下一定登门拜访!””柳易说着将“巳辰”朝对方这里狠狠一抛。

  老妪见此心里一紧。

  就连一直隐匿在不远处的老叟也一跃而出,看向柳易的目光睚眦欲裂。

  做完这一切,柳易头也不回的一挥手将眼前的禁制瞬间破开,而后毫不迟疑的将化风遁催到极致的向远处飞遁。

  不过其耳中此时却骤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凤翔宫的周边,一时间所有人均都露出恭敬之色,仿佛这个声音的主人有着极其大的魔力一般。

  “这位道友来的倒是匆忙,怎么不进来也好让本座尽尽地主之谊!”

  这声音竟然是一名女声,清甜明亮,异常甜美,听声音似乎正值妙龄的少女。

  柳易的身形一顿,脸色极速变换随即冲空中淡淡一笑“如此多谢道友,不过今日在下多有打扰,他日必将登门造访。”

  说完柳易头也没回的极速离开此地。

  留下站在原地暴跳如雷的两人,待两人检查完毕灵兽发现并无大碍只是流逝了一些精血,不不到百年的修养是可以恢复过来的。

  而在凤翔宫深处地隐秘密室中,那少女一般的绝色容颜此时竟然满脸的疑虑,俏脸惨白,下一刻她眉头一皱,急忙玉手一挥打出一道法决没入自己身前。

  “没想到将近千年前,这灵兽被击伤一回,如今又被击伤。”老妪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苦笑。

  老者听闻更是一阵哑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柳易离开没多久,被柳易破开禁制的地方迅速聚集了很多修士。

  出了凤翔宫的领地,柳易没有任何停顿的驾驭遁光向自己的洞府飞去。一路上他七绕八拐,小心翼翼,终于在十余日后赶回了自己的临时洞府。

  再调整休憩了一段时间后,柳易感觉一切准备妥当可以着手准备那“金刚淬骨功”了。

  刚刚他从王灵儿那里得到的消息不可为不多的,如今既然已经将其安全的送回她的宗门,所以柳易立即返回自己的洞府开始着手准备这门功法的修炼了。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思绪清空随即手掌在腰间乾坤布囊上一抹,一件巴掌大的小鼎浮现而出正是那件从环魔岛得到的小鼎。

  将其置放在身前,而后手掌又一翻,紧接着地上出现了一片的灵材灵药。

  柳易挥手对着小鼎打出一道法决,小鼎一声嗡鸣的陡然间徐徐旋转起来,并且越来越大,直到约摸丈许大才算结束。

  随即柳易按照上面的顺序开始行动了。

欢迎大家访问:辰东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chendongshuwu.com/1_904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