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此时柳易却有一种极其奇怪的感觉,他脸色变换不定。当然他的变化自然被所有人看在眼里。

  其余的众人见到消失的剑芒也都纷纷停下了遁光,怔怔的看着柳易,柳易此时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片法决,竟然是一个名叫“十二都天剑阵”的法决,此法决要求更为苛刻,要凑够十二把一样材质品质的飞剑,才能最大威力的发挥出此剑阵的威能,原来那石柱上的符文竟然是此剑阵的催动法门。

  柳易不禁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过就在此时两声惨叫传来,柳易急忙定睛看去,发现空中一团黑影一闪而过,瞬间将力无天狠狠一绕,紧接着力无天竟然被拦腰一斩而下,不过竟然没有被斩断,不过他却在瞬间倒退而回,并且满脸痛苦的样子,显然就算不死也会大费精血的。

  不过那南宫相却一声惨叫,护身的法宝被一斩而断,连同肉身被瞬间击成碎块,下一刻,一个满面惊恐之色的小人,看模样和南宫相一般无二,从对方的天灵盖一飞而出,并且身前还徐徐环绕着一面晶莹剔透的盾牌,看起来品阶不低的样子。

  他一出现就惊呼着朝柳易这里飞来。

  空中一道黑影一飞而出顷刻间竟然将其肉身吞噬了一干二净。这一下让众人看的心寒之极。

  不过下一刻,一声娇呼传来,柳易抬头望去,只见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玄金蚁已经将慕容雨涵身前的法宝击落,并且随时要将其击杀当场的样子,而后柳易大急,一声爆喝“住手!”看样子竟然是对那模糊的红影说的。

  那玄金蚁听到柳易的厉喝,身形一缓,而后看向柳易,眼神中露出拟人化的复杂之色,长时间的犹豫徘徊之后,停在空中的长足有些不情愿的缓缓收回。不过其立即转首朝南宫相的道胎伸出一只纤纤长足一探而出,看看样子竟然是要将其吞噬。

  南宫相见此一声惊叫,急忙将手中的护盾一抛,伸出手指对着护盾飞快发出一道法决,那长足一击即中,不过竟然没有建功。

  不过那小人却一个趔狙的飞快跑到柳易身旁,而后冲柳易张口喊道“柳道友救我一救!”声音里充满了急切和惊慌。

  柳易看到对方竟然不去别处反倒向自己这里飞来,也是眉头一皱,心中疑窦丛生。那南宫相见柳易竟然有些犹豫,满嘴的发苦,他也不是不想找其余几位修士帮忙,不过一来自己与其余几位可是势如水火的,他可不放心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对方几位那里,二来既然柳易能够将那玄金蚁喝住,说明对方应该有些克制玄金蚁这只大妖的手段。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下一刻,那玄金蚁陡然间浮现而出,伸出一只长足朝着那南宫相一探而去,柳易眉头一拧,一声冷哼,顿时那玄金蚁的身形定住了,堪堪捉住南宫相的长足出现了一刻的停顿,那南宫相身体一动,顷刻间跑到柳易身旁,不过此时他脸色惨白,并且浑身竟然在不时的溢散着一股精气,显然道胎不能长时间离体,否则就算不被别人抓住也会溃散掉。

  南宫相来到柳易的身旁露出一丝感激之色的朝柳易开口说道“多谢小友出手搭救,等回到无忧宫本长老一定重谢道友的救命之恩!”

  柳易不以为意的笑笑。他也不是想出手救下对方的,不过他既然和那玄金蚁有了心神联系他就不得不出手了,万一一会被其余修士知道的话,他将会有暗中指使玄金蚁的嫌疑,如果真如此的话,将会将自己置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对方的几人肯定会对自己保持警惕,视自己为眼中钉的,万一他们群起而攻之自己肯定得不偿失了。

  那南宫相长出了一口气,随即闪身躲到一旁,此时周围虎视眈眈的还有那尧万山,他刚刚可是被玄金蚁斩去双臂,损失不少精血的,万一打自己的主意,自己岂不是逃脱虎口又入狼口了。

  良久后那玄金蚁竟然缓缓的才一飞而起的来到柳易身旁,竟仿佛一只灵兽一般乖巧,让一众修士目瞪口呆,不过一想到此妖刚刚的惊人攻击力,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柳易刚刚得到那件剑芒和法决,还从中得到了与此地的护殿灵兽玄金蚁的神识联系,这让他心中大为的惊讶。

  那符文之中可是提到了无论是谁得到那剑芒就自动成为此地的主人,玄金蚁要认其为主的。

  不过柳易的神识之中却传来玄金蚁的不满。

  此时他脸色阴晴不定,毕竟这玄金蚁可是道胎期的绝世大妖,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引魂期的小修士,哪怕是签订契约对自己也极其不利,万一此妖兽反客为主,自己岂不是将会死的很难看?

  其余的众位修士都露出奇怪之色的打量着柳易,目光在那玄金蚁和柳易之间来回游走不定。

  柳易一声苦笑。

  当下,众人来到那处巨大的祭台,发现这祭台此时已经平淡无奇了,不过众人仍然与柳易和那玄金蚁保持着距离,这让柳易有些哭笑不得,就连怡莲都对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突然中间的雕刻有无数符文和符号的巨大石柱此时上面竟然传来一丝颤动,紧接着整个祭台都开始发生震动,一旁的玄金蚁此时竟然朝着祭台发出嘶鸣,柳易自然感受到了他的兴奋愤怒解脱。

  良久后下方的一处巨大熔岩喷薄而出,瞬间形成一条巨大的火光,将整座祭台包裹在里面而后毫不犹豫的向下面拉扯而去。

  顷刻间就被眼前巨大的熔岩吞噬进去,消失不见了。柳易等人看的一阵唏嘘不已。

  良久后,大殿中间的那个巨大深坑也光芒一闪的合拢消失在众人眼前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尧万山此时却眉毛一挑声音有些阴森的开口了“既然此次玲珑殿之行已经结束,不知那木盒中的养元果,这位萧道友准备如何处理的?!”

  仿佛是被其提醒了一般,所有人全都看着萧公子,仿佛在等他的回话。

  萧公子面不改色,嘴角一翘露出一口白牙“尧道友倒是心急之人,怎么,难不成怕我私吞了不成?”

  众人一听纷纷露出古怪之色。

  “哼,这个本座可就不知道了,毕竟本座只有见到东西才能放心的!”尧万山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

  萧公子见此也不以为意,随即在腰间一拍,一个不大的精致木盒浮现而出,柳易看到对方腰间竟然是一个紫色的布囊,竟然是传说中的乾坤布囊,这让他心里一阵火热,随即又忍不住往玉华夫人和尧万山腰间看去,赫然发现这几人竟然都是乾坤布囊,就连慕容雨涵的腰间也是,这让柳易不得不重新打量起药仙宗了。

  这药仙宗的实力还真是不小的样子,竟然连宗内引魂修士都有乾坤布囊。

  不过在此时,萧公子手里的木盒上方一张鹅黄色符箓紧紧的贴在上面。

  众人此时眼睛紧盯着萧公子的一举一动,生怕遗漏了什么,眼睛一眨不眨。

  下一刻萧公子轻轻将上面的符箓缓缓揭开,并随手一弹,符箓上面火光一起,顷刻间将符箓化为灰烬。

  而后他将木盒缓缓打开。

  下一刻,木盒中竟然静静的躺着四颗火红色拇指大的果实,在一出现的瞬间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果香之气。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欢迎大家访问:辰东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chendongshuwu.com/1_9041/128/